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lh533.net > 正文

史坛一周︱杨天石回应“历史虚无主义”的批评

  1. 添加时间:2019-10-30
  2. 文章来源:未知
  3. 添加者:admin
  4. 阅读次数:

  唐奖是由润泰集团总裁尹衍梁博士于2012年12月设立,旨在表彰得奖人在永续发展、生技医药、汉学及法治四大领域上的卓越成就,并且奖励对世界具有贡献与影响力的学者。唐奖由台湾中央研究院评选,奖金为新台币四千万元。唐奖所奖助之“汉学”,意指广义之汉学,包括研究中国及其相关之学术,如思想、历史、文字、语言、考古、哲学、宗教、经学、文学、艺术(不包含文学及艺术创作)等领域。汉学奖旨在表彰汉学领域之成就,并彰显中华文化对人类文明发展之贡献。

  唐奖基金会为余先生撰写的授奖词为“在超过半个世纪的学术生涯中,余先生深入探究中国历史、思想、政治与文化,以现代知识人的身份从事中国思想传统的诠释工作,阐发中国文化的现代意义,论述宏阔、见解深刻,学界久尊为海内外治中国思想、文化史之泰斗。‘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为传统学者治史之宗旨,余先生以其研究撰述与人生实践,对此语做了最佳的现代诠释。”

  4月23日,《中国社会科学报》刊登了北京大学梁柱教授的一篇访谈录,题为《历史虚无主义“重写历史”有何诉求?》,首述“当前‘翻案’、‘重评’之风大行其道”,不点名地批评道:“有学者在美国看到了蒋介石日记,就认为可以据此认识一个真实的蒋介石,甚至据此可以重写中国近代史。……”后来,梁柱在某处演讲,题为《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由来与危害》,其中就说:“最典型的就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个学部委员,他在美国看了蒋介石的日记,写了许多文章。”

  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杨天石教授,6月21日在《经济观察报》发表《我为何成了“历史虚无主义”的典型》一文,认为梁的说法是“不点名的点名”。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杨天石教授

  杨天石在这篇回应文章中表示“欢迎批评”,同时指出,学术批评“首先必须严格区分学术问题和政治问题,学术上的不同意见要百家争鸣,实行‘研究无禁区’,不能乱扣政治帽子,轻率地将学术问题往政治问题上牵扯;也必须根据事实,讲清道理,不能按一己需要改动史料,虚构、制造批判对象”。

  杨天石认为,香港马会资料网,“不能笼统地反对‘翻案’‘重评’”,并指出梁氏“按一己需要改造史料,制造批判对象”,还“坦白”了自己的“政治诉求”:“我的民国史研究、史研究、蒋介石研究”,“一为还原历史本相,不断提高中国近代史的科学水平;二为促进两岸和平关系的发展,实现中华民族的和解、和谐,为促进国家的统一略尽绵薄之力”。

  2014年6月20日至6月29日,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系和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合作举办的第四届“亚洲宗教、艺术与历史研究”夏季研修班在复旦大学进行。

  来自美国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耶鲁大学、英国爱丁堡大学、韩国成均馆大学以及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学校的三十一位博士生和硕士生参加了本次夏季研修班。

  6月21日至22日,华东师范大学中国当代史研究中心在该校闵行校区冷战中心会议室举办了以“土改史料的发掘与整理”为主题的学术研讨会。华东师范大学的杨奎松、韩钢教授,清华大学的秦晖教授,北京大学的刘一皋教授,南开大学的张思教授,中央党校的王海光教授主持会议并做主题发言。来自北大、清华、上海交大、南京大学、华东师大、华南理工、内蒙古大学等高校的十余位青年学者也出席了会议,并参与讨论。

  晚清民国的历史研究的难处在于如何选择、解读及运用史料。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6月出版了中山大学历史系桑兵教授《治学的门径与取法::晚清民国研究的史料与史学》一书,所谈的就是近代中国研究中的史料及史学,力图为初学后进提供读书治学的门径。本书主要内容可分为三个方面:其一,有关近代中国研究的史料与史学的通论及专论。其二,关于各种类型史料的认识与应用的分说。其三,关于各个具体研究领域、方面的史料与取法的探讨。特别是书中对于史料的类型、解读以及相应的治学门径的讨论,作为入门书为新进研究者显示学问门径颇具价值外,对于普通读者而言,www.099159.com,亦不失为谈论方法的好书。

  桑兵在本书绪论一谈“两种史法”,二谈“学界江湖”,三谈“系统与附会”,四谈“为己与自律”。问题论及学术大家的治学取法,大学与大师之关系,中国近代学科之发展,学问之流变,以及学术规范与学术道德,“其中有些看似题外话,却是读书治学的应有之义,读者不妨心领神会。至于各自悟出什么,全凭因缘造化”。

  1966年发动文革时曾设想通过“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但随着冲击的加剧,群众运动很快超出了政府控制的范围。本书试图重新理解亲自发动但稍后又下令制止的夺权和造反运动。“文革”是自上而下开始发动的,但他和那些响应他的、工人却有着一种微妙关系。吴一庆认为,正是这些年轻的造反者加强了“文革”激进化的可能,但他们不只是自我表演,还通过批判性地揭露中国社会主义诸多问题而违背了主义。于是,伴随国家机器的崩溃及政府受到的威胁,决定制止危机进一步扩展。“文革”吞噬了它的追随者,也耗尽了这个国家的政治能量。

  我是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龙晓燕,关于泰国的民族历史和文化,问吧!

  我是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龙晓燕,关于泰国的民族历史和文化,问吧!

  我是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龙晓燕,关于泰国的民族历史和文化,问吧!

上一篇:广州白云山和黄中药        下一篇:以一人治天下:雍正帝如何利用军机处实现高效办公?

最近更新
 

香港马经图库| 一肖一码期期大公开| 01kj手机第一开奖直播现场| 小鱼儿论坛香港开奖| 香港九龙图库彩图开奖结果| 白小姐三头三尾中特| 本港台直播| 香港六和合彩全部资料| 香港马资料之管家婆| 香港挂牌历史记录|